王永旺:农产品滞销再次召示我国应尽快实现农产品组织化与市场对接
发布人:易县:王永旺;wangyongwang 时间:2014-06-10 23:36:10

  前言:农产品卖难早就是政府的一大难题,而今年好像又突出的表现了出来,从去年的花生大降价到今年的猪肉、西瓜、樱桃、冬瓜,让农产品像过山车一样变化无常。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个结果,历年来在这个关口更多人指向了二道贩子,中间商承担了社会了更多的指责,而现实是这样吗?中间商也有苦难言,叫苦不碟,农民在叫苦、中间商在叫苦,消费者也在叫苦,政府、媒体、社会在给予农户同情的同时,实质上又能帮助什么?对政府角度来说都是自己的孩子,哪一个卖不出去都是一种责任,帮了甲就帮不了乙,总体过量谁也帮不了谁,市场是很残酷的也是很公平的,市场说了算!我们只有找准市场的规律,让市场的规律为我所用,而不是过分的干涉市场!

一、市场商贩并不是造成农产品的根本原因,市场不稳定反而造成商贩风险加大

  刘二民是易县一位经常贩卖水果的一位贩子,今年看着樱桃下市后,第一批人就赚了不少钱,刚下来十五块钱就可以卖三四十元,过几天他也和同行去山东组团去进了几批,不但没赚钱还差点没有搭进去,为什么同样是樱桃就有如此大的悬殊呢?通过刘二民的讲解我们了解了更多的水果上的知识:贩水果和其它农产品一样都是打的信息差,以前信息封闭也容易赚钱,随着信息通信功能的发达,基本上市场和货源地产区的信息很对称了,在新发地全国各地的农产品会聚于此,新发地的市场就像是中国农产品的晴雨表,市场上的供需直接反应到地头,“樱桃价上涨了敢紧拉过来!”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所有贩樱桃的商贩可能电话已经全打到了地头产区,而第二天可能就是农产品泛滥市场,也可能就是物以稀为贵,赚个钵满盆满,比的就是收货送货的速度,早来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儿,来迟了没准儿到成了好事了,在风险加大的同时贩水果的利润基本上就看的很高,樱桃三四块从地里收到批发市场赚个一两块很平常,七八块也平常,可是到了零售就更高了,水果贩的每次贩运更像是一场赌博!
  
二、农产品卖难靠媒体造势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市场上的农产品一滞销就成了重大影响事件,再遇到媒体造势那就更不得了了,快来救火吧,冬瓜卖不掉了、李子卖不掉了、土豆卖不掉了。。。。接下来就是某某市长亲自出面为农民带头卖产品,再就是鼓励职工买,却不知在卖掉这些农产品的同时,却伤害了同样质量的农产品的销路,由于媒体聚焦点过于关注,造成这一产品立马销量一空,而这样的行为却破坏了市场经济自身调整资源分布的规律,本来不合理的种植结构不但没有改善,却加大了人们调整结构的理性决策,长期下来就造成了一个畸形的市场经济结构,市长带头卖农产品不如关心关心农村的农产品信息化组织化程度问题!
 
三、农产品卖难的根本问题在于组织化程度是否与市场对接的问题

  在农产品到市场之间的信息基本上的信息很对称了,可是为什么还解决不了农产品滞销呢?通过事实我们发现市场整体信息不能有效与农户对称是根本的原因,在种植问题上,农民不知道明天种植什么?要种植多大规模?其决策时往往是通过去年的价格情况做出决策,这样往往就会造成蜂拥而上,盲目扩大规模。在我国台湾地区,农产品从专业合作统一经农业协会产销班真接销售,通过市场调控把信息直接反映到专业合作社及农户,农户根据信息及时做出结构调整,有效地解决了农产品卖难问题。一年之中很少会有大起大落的现象,这种经验值得我们借鉴,而台湾地区面积小而且经过五十多年的合作组织化才完成,而我国大陆地区由于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如果效仿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我国如果要迅速提高组织化程度必须得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根据我国国情决定只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才是未来最佳的方向!
   
四、只有通过信息化解决农产品组织化与市场对接,才能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

  有组织的市场经济才是解决农产品卖难的问题,在我国幅员辽阔的市场上,自古就形成了一些古老的产业结构、南方的茶叶、安国的药材,东北的大米等等。而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信息化不对称造成了传统优势不再是地方产业结构的根基,有些地区由于获得了第一手信息种植了市场上急需的产品,卖个好价钱之后种植规模迅速加大,而扩大规模的同时并没有考虑销售是不是增加,对于一个社会来说纯粹的西方市场经济模式并不适合中国国情,当所有地区都想把产品卖到北京时,并没有考虑物流成本带来的价格增高日后造成的竞争优势下降,只有将产品就近有组织的实现与市场对接才能降低社会内耗,达到改善产业结构,实现低碳、环保、节能、并减少重复建设的目的。
  
五、云计算技术为农产品组织化难题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
   
   信息传播的无序性造成产品的无序流通,我们平常从淘宝买东西本来是从山东买的,却从福建发了过来,最后却发现保定也有货源却更便宜,信息都在网上,可是获取的方式由于技术的原因人们并没能就近找到自己需要的最好的产品,而是按照网站规则提供给我们的信息,而这个规则必然是按照谁花钱多谁销量大的原则,这就造成弱性群体农民无法通过掌握信息而被动让中间赚取大头,有钱的农产品企业由于花钱可以做推广就会越来越有钱,农民由于没有组织单家散户的更没有推广能力,造成农产品价格随市场无序大起大落而没有主动参与权,而云计算技术让这一现象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只有具有管理大数据的云计算技术才能实现大规模组织化。

六、易县微创业联盟通过云计算技术落地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雏形初现端倪

   易县农民在利用云计算技术网站(http://yixian.em258.com)并结合我国台湾地区综合农协的基础上,完成了自己的理论探索和解决方案,易县微创业联盟通过利用云平台将四百六十九个村按照分层次、分行业、按照村、乡、县三级架构信息互通、互连、并可以重复利用,在能源节能方面实现了一个损耗最小功能最大的云计算网络平台,每个村都有自己的网站发布平台,通过平台为依托在每个行政村以信息服务合作社的形式将专业合作社和老百姓组织起来,实现农产品按照实际地理位置实现组织化,这样即可以解决质量追溯问题,还同时解决了诚信难题,由于农产品可查可追溯,没有农户会因为不讲诚信而把自己的信誉毁掉,再就是通过分层次的监督机制实现了有效监管问题,在云平台上各个行业互联互通,大数据可以共享共用,农民通过云平台直接掌握了信息的发布权,使用权,并通过有组织的合作化让农民在市场中有了谈判权和真正的话语权,直接“取缔”了中间商的利润,让消费者与生产者实现了有组织的直接对接,台湾五十多年努力实现的组织化问题,大陆就可以通过技术的革命创新在一两年就可以实现,并解决了台湾农协所不具备的更深层次连联问题,农村如果农民都通过技术革命性帮助,我国将成为真正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作者:易县微创业联盟  王永旺 

阅读(1410)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