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类型:人物访谈-->专家-->科技教育
易县模式:以信息为基础的大众草根创业思路
发布人:易县:王永旺;wangyongwang 时间:2015-01-18 20:24:34

赵文银    中国电子学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 

按照易县云计算微创业联盟(http://yixian.em258.com)秘书长王永旺的介绍,他们以“云上易县”为基础,以农民合作社为主体,以电子商务为渠道,在县、乡镇、村掀起大众草根创业的高潮。

“云上易县”是指易县云计算信息生态系统,这是一个以行政区域为主线条的分层次管理的云平台系统,包含1个县级平台,27个乡镇级平台,469个村级平台。每个区域云平台又包含了几百个行业频道系统、SAAS管理系统(比如财务、统计、销售)等。

目前“云上易县”已经在300多个村组建了团队,实现了“一村一网一商城”、“信息互连互通”的初期信息化目标,同时也把分散无序的农民有效地组织起来了,使农民通过组织的力量获得了商业谈判话语权,也得到了保定市马誉峰市长的肯定,并批示让易县政府给予支持和配合,把农民的自发性创造行为纳入到符合法律法规的轨道,保护农民的创新热情,帮助农民提高和完善创新成果,为易县经济转型升级探索新模式。

易县模式改变了传统的思维模式,比如提出农村信息服务合作社,让农民成为信息的主人,在信息领域真正拥有话语权。又比如易县云计算微创业联盟,提出真正带领农民富裕的不是企业,而是联盟,因为在企业模式下,农民没有话语权,而在联盟模式下,农民有话语权,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但是在落实马市长批示的过程中,存在一些明显的问题,比如基层官员认为个人(企业)只要考虑自己多赚钱就可以了,如果站在易县层面考虑所有的农民如何赚钱,就已经越权了,是不应该做的。这些问题也是中国其它地区存在的问题,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角色地位不对等导致沟通不畅通。草根农民处于社会最底层,长期处于被支配的地位,在和政府官员沟通时,会因为自卑而不敢提出更多的创新想法。基层政府官员会习惯性地在辖区草根农民面前表现出优越感,习惯性地否认草根农民提出的观点,很难真正放下身段,帮助草根农民一起解决问题。

2)基层官员知识素质相对较低,缺少创新思维,害怕出问题。比如国家已经规定,对于企业来说,法律不限制的就可以去做,但是基层官员似乎不敢按照这个规定来执行。对于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企业可以做的事情,基层官员不会为企业办理合法手续,以便保护自己不出问题。

3)草根农民的创新是零散、碎片化的,不能形成完整的系统性理论,因此不能给基层政府部门提交完整的“八股式”项目报告。

真正把老百姓的创造能力转化为可应用的成果,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从易县的探索来看,以下几点经验可以参考。

1)政府官员放下身段,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心态包容草根的创新成果,并利用所掌握的政府资源,帮助草根完善、推广创新成果。

2)建立公平公正的扶持政策,让草根的创新成果有应用的机会。比如易县云计算微创业联盟在300多个村建立了三农网站(http://sn.yixian.em258.com)和商城网站,并且实现了村与村之间的信息互连互通,不仅符合国家提出的在农村建立网站、农村电子商务的要求,而且解决了信息孤岛难题。那么对于这种超前的创新成果,政府应该采用直接购买服务的方式帮助扶持这些农民创业者,而不能象以前一样,把资金投给有关系的企业或者有政府背景的企业(比如邮政局、供销合作社等)。

3)政府官员要改变思维方式,对于自己不熟悉的新兴事物,不能盲目否认,而要采用科学发展观的思维方式,分析创新事物对社会的价值,如果是积极向上的,就应该支持。比如易县农民提出的农村信息服务合作社,是一个新兴事物,尽管法律没有限制,但是也没有明确提出不可以在工商注册。那么对于易县工商局来说,就应该先了解这个合作社的价值,然后再做出决定。农村信息服务合作社的主要意义在于:农民成为信息的主人,解决了信息贫乏的难题;农民可以通过信息平台发表自己的意见,有了和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信息沟通的渠道,从技术方法上保障了农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的权利,防止了出现农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现象。

三、政府如何提供大众草根创业的土壤

政府的行为态度是决定大众草根创业能否获得成功的关键。

1、政治是如何控制财富的

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是支撑人类社会运行的两大支柱。财富系统是经济体系里的核心内容,控制系统是政治体系里的核心内容。采用云计算思维有助于理解这个观点,在一个计算机软件系统里,支撑软件系统运行的两大支柱是数据系统和控制系统,数据系统通过输入和输出方式为功能模块提供“食物”,而控制系统决定了功能模块获得计算资源的能力和优先级别。

政治体系里的另外一个重要系统是法制系统,这个系统的存在是因为人的大脑思维系统摆脱了自然规则的约束,人可以自由地创建逻辑图象,从而导致行为活动的不可控。这个由人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目的就是约束控制系统里的结点的能力范围。也就是《道德经》所说的,大道废,有仁义。

任何一个由相对稳定的人组成的群体,都会存在政治。这是自然规律,是由人的行为属性决定的。人的行为活动是由人的大脑思维活动所产生的逻辑图象决定的,针对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所形成逻辑图象是有差异的,其对应的行为方式也存在差异,这种差异导致人们之间产生矛盾,从而引发灾祸。这就是《易经》所说的现象,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

和谐是自然界所有系统遵循的运行目的。政治是维持群体有序运行的方式,控制是政治的核心方法。控制系统是一个树状结构系统,每个结点存储的是个人或者组织的控制能力。

控制系统和财富系统的联系是通过“行为”来实现的,比如一个拥有更多控制能力的人可以通过他们的“行为”来掠夺财富,比如一些政府官员通过权力来获得个人财富。

如果采用云计算思维,就很容易理解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观点,政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以政治权力为核心展开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

2、商业是造成社会混乱、道德沦落的主要因素

尽管资本主义给“商业”披上了华丽的外衣,成为人们崇拜的偶像。但是作为自然规律,“商业”在财富体系里角色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商业的本质就是利用一切计谋手段,最大程度地推动财富在结点之间的流动,保证财富系统的运行活力。

对于财富结点上的个人或者组织来说,由于自私和不安全等因素的作用,会尽可能多地囤积财富,减少从结点流出的财富数量。这种防御行为加大了其它结点夺取财富的难度,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结点上的人或者组织不得不设计更加“有效”的方法。当这些方法失去法律法规的约束时,结点的行为就会越来越疯狂,个人的道德也会因为社会整体环境的混乱恶劣而不断下滑。比如中国主流媒体里报道的新闻事件,知名企业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知名媒体敲诈财富,政府官员集体贪污腐败等。

这种以单个财富结点(个人或者组织)为中心的商业模式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游戏规则的典型特征。这种游戏规则的最终结果是社会财富集中在越来越少的人手里,导致财富系统不能正常运行,从而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

人们把这种情况归咎给政治体制和法律法规,这是认识上的偏差。真正的原因是科技能力的低下,因为人的思维能力的更新速度超出了科技的更新速度。

政治体制和法律法规是一个有限范围尺度的参数,只能约束属于该尺度范围内的商业行为,比如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商业行为,那么以前的政治体制和法律法规就会出现不适应的现象;比如中国和美国,由于国情不同,对相同的信息有不同的管理方式;或者针对网上购物行为,以前的法律法规也很难直接使用。

商业模式来自人的大脑精神世界,脱离了物理世界规则的约束,因此人可以无限扩大创造的尺度范围,在一定的时间内逃脱政治体制和法律法规的约束。所以精明的商人会在赚取财富后及时收手,而贪婪和侥幸的商人则会被惩罚。

真正能够解决道德沦落的是科技进步,当人们通过工具了解自身在社会财富系统的位置,并了解财富的来源和去向时,就不会盲目地采取过激获得财富的行为,同时执法者也可以根据财富系统了解各结点获得财富的行为方式,及时纠正有问题的商业行为。

所以简单地把社会道德下滑责任归咎给政治体制、市场体制、个人道德修养,也是不公平的,因为财富系统是按照自然规律运行的,并不会因为人的主观愿望而改变。

3、政府如何引导大众草根创业

政府的价值导向对民众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是由群居动物的自然特征决定的。群居是指很多个体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抽象的整体。如果转换成科学的逻辑思维,是指一个集合,成员按照某种结构连接在一起。成员通过结构获得力量和安全感。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政府就是这个结构的外在表现形式。

创业的目的是通过劳动获得财富,草根创业是指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财富。由于草根处于财富系统的末端,按照财富系统的运行规则,草根只能通过自然资源获得财富,而没有能力直接从其它财富结点上掠夺财富。

对于社会大众来说,政府如同大海里的灯塔,引导了民众的价值趋向。因此在推动大众草根创业的过程中,政府应该高度重视价值引导的作用,组织专家学者研究政府的支持方案,不能盲目地推出扶持大众草根创业的政策。

作为国家权力的执行机关,地方政府的观点具有很强的权威性。因此在推动大众草根创业的过程中,政府需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适合地方特色的支持政策,不能人云亦云,被专家权威和知名企业忽悠,误导草根们的创业方向。比如以下一些事情并不适合大众草根创业:

1)虚拟经济,比如金融业、房地产业等。

在资本主义初期,为了快速掠夺更多的财富,利用物质财富符号化的特性,借助政治的权力,制定了可以独立运行的符号化财富系统,把直接获得物质财富的行为活动转变为“权力 智力”的符号财富游戏活动。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人们智力的普遍提高,游戏的形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所以西方的专家学者们提出了经济虚拟化的方法,也就是西方的金融深化,以便应对符号化财富系统遇到的危机。

这种财富游戏的实质是,少数有“政治权力”或者有“智力”的人通过游戏里的规则掠夺大多数人的财富。大众草根属于被掠夺的对象,因此进入这个行业创业是很危险的。

2)电子商务,比如淘宝上开店,开发独立的商城网站等。

似乎所有的政府领导都重视电子商务,把电子商务作为拉动地方经济的重要选择。其实他们并不了解云计算革命带来的技术变革,也不了解电子商务的本质目的,只是被马云的光环所忽悠,忘记了政府是为人民服务,而企业是为人民币服务的。尽管表面上“人民”和“人民币”只有一个字的差别,但是其服务的内涵是完全不同的。

淘宝考虑的是如何把“人民”忽悠到平台上来,然后从他们身上获得财富。所以淘宝的心思放在如何赚更多的钱,而不受到法律的惩罚,因此淘宝并不会真正关心开店的人的行为(为骗子提供了生存的土壤)。而政府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为“人民”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因此政府不能考虑利用“特殊支持”让少数人成为富人,拉动本地区的GDP增长。

电子商务本身不创造物质财富,是通过商品的流通来赚钱,也是通过信息来赚钱。对于一个区域来说,消费者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电子商务不适合大众草根创业。

3)以资本为中心。以赚钱的数量论英雄,不考虑赚钱的过程。

当前的社会是一个偶像泛滥、骗子流行的社会,即便是知名的大型企业,也会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比如夸大效果、回避缺陷的广告,假冒伪劣产品等。这些问题的出现,与政府的价值观有直接的关系,当政府以资本为中心,只关注“人民币”(地方财政收入),而不考虑“人民”时,财富系统就会出现问题。

所以地方政府在推动大众草根创业的时候,不能以赚钱的多少论英雄,而要以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以及对社会的正面贡献作为评价的标准。事实上,大众草根处于财富系统的末端,很难成为资本英雄。

政治和经济之间的关系属于自然规律,表面上政府可以通过人为的干预改变经济运行状况,在短期、局部范围内达到预期的目标,但是在长远、更大的范围内,这种干预破坏了经济内在的运行规则,从而产生严重的危机。

在发展地方经济的过程中,政府的本分职责是引导、控制和管理,并不是利用政治权力设计类似房地产这样的模式,或者为了提高眼前的GDP而盲目投资。

地方经济的真正发展来自老百姓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这些财富是从自然资源里转化过来的,是草根大众通过劳动和智慧获得的。专家学者设计的“虚拟经济”可以帮助少数人快速聚集个人(集团)财富,但是不能创造原始的物质财富。

所以在云计算时代,地方政府官员需要解放思想,加强学习,了解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积极引导大众草根创业,利用老百姓的创造力推动区域产业转型升级。政府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引导大众草根创业者:

1)提高信息能力,利用云计算技术解决信息不对称难题。信息不对称是大众草根创业的最大难题。当前的小微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了解市场需求状况,盲目生产,缺少先进的科技工具,生产力低下,缺少有效的供销渠道。

2)农村是社会基础物质财富的来源地,鼓励到农村开展高科技创业。农村拥有提供人类物质财富的原始自然资源,可以通过高科技工具加合作社的形式提高草根创业的生产力水平,在每个村培养出一批专家型农民创业者,颠覆性地改变农村落后现状。

3)对于城市里的大众草根来说,鼓励技能型实体服务业。这是因为云计算革命将快速提升科技文明的层次,以智力游戏为主导的服务业将会衰退,比如广告业、软件行业、代理公司等。

链接:易县微创业农村信息服务合作社基本情况

阅读(3312)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